<BODY link="#b3cce6" vlink="#8099b3" alink="#4d6680" bgcolor="#FFFFFF" text="#666666">




   《你的名字》
IMG_000466.jpg ( 17 KB ) by Upload

聽說日本勁收,女仔看完啜泣,出於湊熱鬧的心態,星期五去看《你的名字》,看完才知道是災難片,很商業啊,連新海誠一貫的感情遺憾也沒有,結局很完滿,喊點在哪?一向看電影也頗眼淺的我,沒覺得想哭。是三葉知道心愛的奧寺前輩要跟那死佬約會所以流淚的那段?嗯,應該是最催淚的。我還是喜歡《言葉之庭》,整個氣氛也淒美,雖然有人接受不了腳膠,但正如《談談情·跳跳舞》:一個有家室的男人,平日營營役役,卻在舞蹈學校中的女導師中,找到一點浪漫,從枯燥的生活中暫時脱離;《言葉之庭》的男女主角也從隨波逐流的世界中找到只屬兩人的世界,是都市裡的童話!玩不玩腳根本不是重點(雖然也很重要)。

2016/11/20 (Sun)
黃昏之時三葉在瀧面前消失YAN倒是有哭了, 雖然這樣, 但YAN還是覺得三葉的初戀是前輩而不是瀧XD
YAN  URL*
2016/11/20 (Sun) 15:24
枝筆跌左落地果下的確有點失落
但心裡急著吐糟「彗星打到黎啦仲唔快啲走?!」結果忘了感動XD

三葉長大後在東京重遇前輩的話
絕對會更淚線崩潰吧!!!

阿東
2016/11/20 (Sun) 16:54
 




   時尚
IMG_000465.jpg ( 39 KB ) by Upload

唔係馬後炮,一個多月前在沙田上班,午飯時間去剪頭髮,周圍尋找髮型屋之際,在好運中心對出平台,看見一大撮和trump一樣顏色的頭髮在空中飛舞!當時美國大選還是hilary呼聲較高,看著那撮飛舞的頭髮,愈飄愈高,心想是不是有甚麼啟示…但因為太無聊沒有寫進日記,結果竟然就中了!實在不能輕視每一個感應啊。

前幾天和同事飲茶,雖然大部份都是阿叔,但也留意到11月11日淘寶大酬賓。我從不淘寶,就算迫到最絕境也只會托別人買,因為淘寶的介面超不user friendly,連想查閱自己戶口剩多少錢,按了一半天也找不到,還要每一按就開新視窗,極之擾民。通常我用以上原因向別人解釋為何不淘寶時,他們都會拿出電話示範給我看如何按按按…靠,為甚麼要我配合這種不方便的介面?這是原則問題!

好了,言歸正傳,飲茶時被阿叔問及有否淘寶,為免麻煩,我只答了沒有。阿叔:「估唔到喎,見你咁時尚,以為一定有淘寶。」…全身uniqlo的我,從來未試過被人形容為「時尚」的,但也不值得高興,因為他們是西裝褸的膊頭會像床褥般凸出兩寸的阿叔啊!!!


2016/11/14 (Mon)
好夾硬喎

2016/11/16 (Wed) 19:52
咩~先
阿車
2016/11/19 (Sat) 14:49
笑死
翠兒
2016/11/21 (Mon) 20:09
笑我?[sosad]
阿東
2016/11/24 (Thu) 10:43
 




   Gits2017
IMG_000464.jpg ( 199 KB ) by Upload

啊!!!!!!!!

《你的名字》因為沒人陪我看,所以放棄了。但攻殻⋯⋯即使自己一個被笑毒撚也要去戲院看啊!!!


2016/11/13 (Sun)
 




   不穿羽絨
IMG_000463.jpg ( 23 KB ) by Upload

明天氣溫急降至17度,猜猜香港人會否出動羽絨?每逢天氣轉冷,總有一堆人瘋搶羽絨,尤其uniqlo擠得水洩不通。唉,好羨慕他們能年年買羽絨喔…我家的臭羽絨在大學時買,多年來經歷美國中部的風雪,竟然洞也不穿一個,叫我怎樣買新的?不過算了,位於亞熱帶的香港,本來就不應有羽絨的戲份。陶傑話齋:「…走在街上,不經意都鄙睨着街上穿棉絨戴冷帽,牽一隻小狗連狗身上也裹一件厚毛衣的香港人。那麼點冷,怕成這樣子的,必定更畏強權。」為了和強權抗爭到底,作為女人我也毅然決定今個冬天不穿羽絨!!!

2016/11/08 (Tue)
 




   外掛狗
IMG_000462.jpg ( 31 KB ) by Upload

電話數據竟然跌至不剩50MB,今個月我到底幹了甚麼…明明csl說不計玩pokemon go的數據啊?!不過1000MB一個月對一般人來說是不夠的,只有我這吝嗇鬼才會用這種乞兒plan,現在外出唯有whatsapp甚麼也不用,希望捱過最後幾天。

說起pokemon go,大家可能留意到荒山野嶺的道館,都被一堆超強的啟暴龍霸佔,而且會看見同一個訓練員霸佔幾個山上的道館。我當時想,那些人到底怎樣玩才捉到這麼多啟暴龍?難道他們天天行山?昨天午飯後,我決心登上最近公司的一個山---萬佛寺去打破紅隊壟斷。行行重行行,身水身汗,終於到達萬佛寺,那裡除了食齋的阿婆外一個人都沒有。然後我打爆了最頂層的啟暴龍,拆了紅色巨塔,成功將之變黃,派了我的隆隆岩「屎蟲奈奈」坐館。

滿心歡喜下山,誰知不到一會,萬佛寺的道館又染紅了,而且又是我剛剛打爆的那隻啟暴龍!同一訓練員!我明白了,那訓練員如果不是萬佛寺的食齋阿婆,一定是外掛狗!!!


2016/11/03 (Thu)